大陆网络色情调查

2015-06-26 09:57:53   来源:   点击:
\
基于庞大的用户数量和明细的收费方式,网络色情的各个环节充斥着高额利润,孕育出了特有的商业模式。在大陆虽然受到严格的监控和管理但仍然屡禁不绝。在多次网络整治运动之后,官方对网络色情的控制更扩大延伸至电信商、电邮、网页空间、虚拟网络平台提供商,甚至触及终端的个人博客、及时通信等领域。在如何定义“色情淫秽信息”、“公民触黄”到何种程度才算违法、公民个人隐私和个人信息安全保护等方面,现行法律法规似乎难以给出答案。而从根本上整治网络色情,维护青少年正常成长环境,光靠法律法规也并不能解决问题。

  编者按:网络色情黑幕

  5月31日,“中国最大裸聊案”一审判决在湖北荆州落幕,主犯郑立获刑6年,处罚金50万元。这是2010年以来在“扫黄打非”风暴中第7宗黄色网站的刑事判决。

  据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统计,在2010年1季度,“扫黄打非”办公室、新闻出版总署、国家版权局联合举报中心等机构共接收有效举报140028条,其中网上举报133227条,电话举报6801余条;按举报奖励办法已向460名举报人兑现奖金47万元。同期全国查办网络传播淫秽色情案件总计261起。

  自互联网诞生以来,淫秽色情信息的传播就进入一个全新阶段,它不但深刻地改变了淫秽色情信息在下游的获取方式,甚至还颠覆了上游的淫秽色情信息制造提供者的业界生态格局。黄色网站成为互联网时代色情淫秽信息最重要的平台。

  对监管者来说,互联网的技术进步,导致淫秽色情信息的制作传播以及服务变得参差多态,不但给行为定性、鉴定、监控防范以及惩治等带来了全新的难题和挑战,而且也使相关的法律法规在新的生态面前,出现了相当程度的不适应。

  所以,在中国大陆,尽管每年的“扫黄打非”都取得了极大成绩,但淫秽色情信息和相关服务却依托互联网的技术进步呈现出遍地开花、越打越多的局面。

  2009年,以互联网反低俗运动为号角,中国大陆展开了一场针对互联网和手机网站的持续而不断深入的整治运动。“扫黄打非”活动全面转向互联网和手机网站,正是对这种急剧变化的一种运动式调整。

  过去的一年,无论对中国互联网还是对网民,都是受冲击震撼最大的一年,仅自2009年11月到2010年3月间,在“扫黄打非”风暴中,因内容涉黄或手续不齐备等原因被关闭的小网站,全国就高达14万家。

  在这场风暴中,运转了30年却不为公众留意的“扫黄打非”办公室,终于成为一个网民耳熟能详的机构组织。

  随着“扫黄打非”运动进入重点打击手机网站的第二阶段,一大批“久负盛名”的国内黄色网站或被关闭或被屏蔽,但仍有不少网站通过各种技术手段转到了大陆官方无法控制的境外继续生存,它不但对“扫黄打非”的持续效果提出了挑战,同时,随着一大批案件进入司法程序,关于色情淫秽的法律法规如何界定问题的疑问,也渐次进入公众视野。

  对黄色网站的监管惩治,是一个“道高一尺”的老问题,还是一个在新挑战下如何借鉴国外经验有效监管的新问题,目前尚不明朗。

 

  2010年2月26日,四川人杨化军在家中下载观看色情视频,突然来访的南溪警方搜查了杨化军电脑,因为自己的电脑存有“色情视频”,杨被处罚3000元,此事让杨化军精神一度崩溃。杨案经媒体公开后,引发热议。在舆论压力下,南溪警方撤销对杨化军的处罚,并退还3000元罚款。杨化军的命运让不少网友“感同身受”,网友质疑警方通过QQ等聊天工具监控网民上网行为和电脑硬盘是否违法,担忧自己的隐私受到侵犯。

  自中国接入互联网的那一刻起,对网络的监管就已同步启动,尤其是对网络色情。2009年下半年的“域名备案检查风暴”、“关闭清理BT门”等大规模互联网整治,也是由打击手机涉黄网站、“反低俗网站”引发。

  2009年底,在全国政法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公安部提出,将有效整合各种资源,加强网上管控,将网上巡控触角向QQ群、微博客等延伸。无论是被网友视为盛宴的“苍井空之夜”诞生地微博客,还是杨化军下载“色情视频”的QQ群,都被官方视为“管理薄弱空间”。

  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和地区都把美国整治网络色情的经验作为借鉴,涉及到色情的法律法规,区分“软色情”与“硬色情”,以保护儿童及未成年人为主。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分级分类管理”的做法不同,中国对“网络色情”几乎采取了“一刀切”的管理模式,“软色情”与“硬色情”一律禁止,甚至制定新法对此予以确认。

  大陆官方认为“斩断色情信息提供商等不法分子的利益链条,并希望广大网民能共同抵制网上低俗不良之风,才能真正清除干净网络污垢”。

  “扫黄打非”系列活动也的确获得民众好评,除了树立起中国政府保护知识产权的良好形象外,由于向青少年传播淫秽物品被视为重点打击目标,客观上也让未成年人远离淫秽色情等网络不良信息的诱惑,逐步形成了长效的监管机制。

  但他们面对的现实是,虽然各类打击整治网络淫秽色情专项行动层出不穷,但被他们称为“淫民”的部分网友们并没能自觉“抵制”,色情网站的受众们依然愿意买单,而如何定义“色情淫秽信息”、“公民触黄”到何种程度才算违法、公民个人隐私和个人信息安全保护等方面,现行法律法规似乎也很难找到答案。

分享到:

上一篇:郑州CBD有女优拍裸照 披头散发吊带脱到腰间!
下一篇:最后一页

热门推荐